订阅新闻邮件

订阅我们的新闻邮件,获取最新的OCAT信息!

Slide 1

[展厅A] 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展厅B]各种未来;让现代继续:沉浸、等待、理想主义

Slide 1

各种未来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让现代继续:沉浸,等待,理想主义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Slide 1

新作展 #1
2014.1.19 - 2014.4.12

   “新作展一”是OCAT深圳馆于2014年初开启的年度常设项目的第一期。新作展考察和观看的是现在和过去。新作不仅仅指涉当代艺术领域中前沿的创作和思考,也是对于过去的工作展开重新发现和再次讨论。通过展开对历史的重新观看、重新讨论和重新评估的研究工作来呈现这些研究当中的发现和思考。重新观看是为了重新发现我们过去尚未被充分讨论的工作和思想脉络,拓宽历史语境的维度,试图在一个更丰富和开放的上下文中理解我们当下工作的基础和位置,来抵抗去语境化的工作方式和论述方式,以及它们所伴随的遗忘、忽略和各种末日狂欢式的情绪和庆祝。展览不仅呈现艺术家新的创作,也会重新呈现一些发生在过去的事件、作品、论述和思考,同时也将呈现有开拓性的策展实践和理论实践,通过自设自叙的方式来促进我们在理论和思想领域的自觉性和创造性。



从艺术的问题到立场的问题: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回响

策展人:卢迎华

助理策展人:瞿畅


该展览是一个研究计划的阶段性呈现,抽样式地考察和讨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作为在强大的意识形态控制下所被普遍采用和内化的创作技法、美学原则到思考方式和传播机制伴随着中国艺术的现代化进程从显性存在到隐形甚至成为被批判和被抛弃的对象的一个过程。

重新正视和评估现实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生活组织的哲学如何影响和塑造我们在文化上的价值取向,将考察中国当代艺术实践的维度拓宽至1976年以前,回溯至1949年前后,把艺术放在一个与思想史平行的轨道中来观看,也把艺术的进程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并置在一起来观看。

这个展览反思了我们三十多年来对于当代艺术的观看逻辑,详述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以及它所包含的意识和逻辑如何持续在我们的工作中产生回响。展览中将呈现相关的文献和艺术家的创作,既有新作也有旧作,这些工作大多很难在这种“当代艺术的反抗性”和所谓的“意识形态意味”中找到被恰当论述的位置,但又极具创作内部的反思精神,呈现艺术家的思考和个体世界观,而不是以集体价值观为基础的工作。在展览中,我们借鉴了考古学中呈现考古挖掘发现的方法,用号码来编排每个展出的艺术家或者事件,使作品和文献呈现出一种未被解读的多义的可能性。

重新观看过去是为了重新发现我们过去尚未被充分讨论的工作和思想脉络,拓宽历史语境的维度,在一个更丰富和开放的上下文中理解我们当下工作的基础和位置,来抵抗去语境化的工作方式和论述方式,以及它们所伴随的遗忘、忽略和各种末日狂欢式的情绪和庆祝。






让现代继续:沉浸,等待,理想主义

策展人:苏伟


如何继续?在2000年之后各种庆祝和失落交织的情绪背后,艺术世界中的我们每每这样问道。这是一种再自然不过的反应,却很少有人问为何这样去反应。与中国的社会建设进程相似,过去三十年当代艺术史的建构证明,我们与世界上其它地区一样,共同分享着众多现代性的普遍命题。但是对艺术批评和研究来说,现代性问题本身一直是一项有待正视的深刻挑战。我们对于现代性进程和诉求之间的差异不加辨识,对于我们仍然身处这一进程之中缺乏足够的知觉,现代更多时候被认定为通往“后-现代”和“当代”的一条过渡之路。在自以为完成了现代到当代的美学和叙述转换时,我们始终无法摆脱把现代历史化和绝对化的潜意识;在热衷于庆祝我们如何加入了全球主义时,面对本土的问题却仍然无力给出刺痛神经的回应。在社会、文化和思想的领域里,一些抗争中/西、传统/现代、理论/实践等等二元体系的努力作为一种反思现代的形式,正在逐渐转化为更有自主性的、直面本土现实的能量;而在我们的艺术语境中,请相信,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对现代之下那些艺术母题的熟稔仍来自于一种精神上的向往或者弃绝。对这些母题及其悖论的反思并没有延续到我们自身的精神图谱和实践之中,而更像是保留了一种祭奠后的满足感和没有切肤之痛的客观。

过去几十年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教育留给我们的负担,不仅仅是形式语言和精神价值的空洞,更是对自身与周遭、与现实的关系无法判断的虚弱。缺乏沉浸在活生生的现实之中的精神力量和嗅觉,却反而一再被(后)殖民、历史终结论的舶来品吓退了自主意识;等待终结这一切的时刻,等待再一次复兴,甚至仍然在等待来自我们向往的那片地区的答案再次眷顾,却等待不了自己,因为自己早已深陷个人主义和全球的魔咒。

无论如何,在艺术的视野中,现代都在继续,不是一种历史话语的继续,而是一种精神力量的延绵。这种精神力量,是反思现代与当下实践关系的支撑点,是在质疑我们对于文化和机构建构的依赖的前提下真正建立自身思想谱系的动力。重思现代,就是重思我们对于现代的理解历史,也是重思那些曾经被我们狭义地应用在美学之上的现代概念——比如革命与重复、沉思与暴力、诗与现实——以及再次提出如何在重复、递进、迂回、起伏等等现代形式中推进思想步伐的问题。因此,作为项目的首次呈现,“让现代继续”有意选择了一些语言高度形式化的作品,希望借助于它们的形式考察象征性地投射这些悖论式的现代概念和现代形式,通过一种美学的方式检验、重提精神发展的轨迹,以及这种发展与我们所处的现实之间亟需得到探讨的关系。“现代”作为一种精神能量,它将提供的不是另一个可以继续的蓝图,而是我们真正认识自身的途径。



各种未来

策展人:王炜 申舶良


“各种未来”,创立于2011年,是由影像、文本和行动构成的多媒介创作综合体。

我们关心的“未来”,并非物质技术层面的“未来”,而是人的思想意识在现实力量的影响下,正在产生和可能产生的变化。

“各种未来”像一根探针,每个主题,都会不同程度地含有对现实变化中的治理术的理解。我们还会在不同主题中去认识:人如何应对平庸化。

“各种未来”的一部分主题,借用地理学的工作方式,以某一区域环境或某个具体事物(自然事物、人类行为等)为视角,触碰一种细微的自然史与观念史。

今后,“各种未来”的另一部分主题将直接与思想观念有关,譬如“平庸”的未来,“实践”的未来,“知识”的未来,“群体”的未来。以及,“作者”的未来。

当“各种未来”的主题进行到一定数量和程度,它也许将绘制出一种迥异于国家视角,也不同于既有文化惯性思维的中国意识状态地图。

安东尼·葛兰西在他具有远见卓识的《狱中笔记》中写到:

“批判性阐释的起点是意识到自己真正是什么,把‘知道自己’当成截至目前的历史过程的产物,这(历史过程)在你身上储存了无限的痕迹,却未留下目录。”

我们希望“各种未来”成为葛兰西所设想的“目录”的一类。从它,可以查阅人与“可能性”的关系的一种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