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新闻邮件

订阅我们的新闻邮件,获取最新的OCAT信息!

亚历山大·科耶夫与“前西方”
格温·帕里(Gwen Parry)


主讲人:格温·帕里(BAK当代艺术中心项目协调人)

翻译:徐云涛

时间:2012年9月21日下午2点至3点

地址:深圳南山区华侨城恩平街  OCT当代艺术中心图书馆


1989年,发生了一些全球性的关键转变,这一年也成了两个历史时期的分水岭,就像是在冷战时期和即将到来的全球新自由主义之间画了一条分界线。弗朗西斯·福山在其1989年著名的论文中提出“历史终结”的观点,声称不会再产生新的自由平等观念和政治著作,也没有新的领域可供探索,因为我们已经到了“人类思想进化的终点,西方的自由民主已经成为普遍价值,变成人类政治的终极形式” 。

为了支持自己的观点,福山多次援引亚历山大·科耶夫(1902-1968)的理论。在“二战”前,也就是福山提出其“历史终结”命题的几十年前,科耶夫也觉察到,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后历史时代,但科耶夫认为历史停滞的时间要早得多,是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因为法国大革命已经实现了典型的个人自由,由此形成的对人类欲求的认知也广为西方世界所接受。由于意识到在后历史环境下,人们应该停止对世界的思考,取而代之的是推动其发展,“二战”后科耶夫放弃了哲学研究,转而为法国经济事务部工作,并成为欧洲共同市场(即现在的欧盟)的主要策划者。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由思想到实践的转变之后,科耶夫开始了他的摄影实践,这些照片反映了20世纪50、60年代,科耶夫在旅行中所见到的后历史世界。他所收集的上千张明信片也呈现出一个不断重复的、非原创的美学世界,这也形成了他的艺术风格。他的摄影捕捉了一个美学上和谐而独具异域风情的东方;一个发达却沉闷空洞的西方;还有科耶夫的家乡俄国,这个正在剧变的国家在科耶夫的图片里,大多是以一些陈旧却为时间所封尘的教堂。

科耶夫的摄影中所呈现的这种差异,体现出对这个世界是如何在哲学、政治和美学层面上建构的质疑,然而直到最近,这种质疑才开始产生强烈影响。本展览是BAK当代艺术中心“前西方”项目中的一个研究性展览,该项目致力于后89时期的探讨,以寻找全球未来的其他可能性,该项目的核心目的在于挑战假想的地理优势,同时也区分出福山在他其他文章中指出的各种生命政治结构,科耶夫则通过他对全球舞台的视觉描绘来呈现这种结构。这些尘封已久的摄影珍宝借着全球巡展,再次公之于众,这不仅帮助我们重新思考和审视刚过去的历史,而且至关重要的是,也有助于我们构想如何共同塑造未来。


格温·帕里(Gwen Parry,生于1986年)是荷兰乌得勒支的BAK当代艺术机构(BAK, basis voor actuele kunst )的项目协调人。在2011年加入BAK之前,她在阿姆斯特丹学习艺术史和政治学,也曾为几个政治活动项目工作过,其中包括在海牙为荷兰议会做青年教育工作者。在BAK,她参与筹备过几个项目,比如2011年在威尼斯双年展第二个罗马馆展出的“互换目击者”、2012年在乌得勒支BAK和光州双年展展出的“历史之后:作为摄影师的亚历山大·科耶夫”。目前,她与丹尼尔·贝克和玛丽亚·拉瓦乔娃正在为《我们罗马:当代艺术的批判性读者》(2013年)的即将出版做准备。同时,将于2013年柏林世界文化宫举行的第四届“前西方”研究会议也在她的工作日程之内。帕里现居住和工作在阿姆斯特丹和乌得勒支。